奇正科技_ADOBE福建的唯一授权金牌经销商_微软公司的核心经销商_autodesk的福建区核心经销商_COREL福建省独家经销商_Unity福建授权技术服务商_金山公司(WPS)福建金牌经销商_PTC核心经销商_Altium福建核心经销商

工业软件上云的矛与盾

奇正资讯 > 行业新闻 更新时间:2022/7/27

工业软件千千万,中小企业万万千,但是他们之间却“鸡犬之声相闻,老死不相往来”。中小企业对工业软件敬鬼神而远之,工业软件对中小企业心有戚戚焉,然心戚戚矣。双方都知道之间有门槛,都做过努力,试图跨越门槛。但跨过之后,发现跨了个寂寞,进入了一间空屋子,没见到对方半个人影,于是悻悻而归。 


其实,他们哪里知道,他们之间隔着的,看似是门槛,实则是一个时空。原以为跨过门槛就可以相逢相拥,哪知道最多只能时空伴随。我们研究认为,这里需要解决的其实不仅仅是矛盾问题,还需要他们同时跨过各自的时空门,进入同一个新时空,在那里就可以互诉衷肠。这个新时空,就是工业软件云生态。 


中小企业使用工业软件有三大门槛 


在非云时代,中小企业使用工业软件程度低的困局,主要有以下几大门槛作祟(图1):


图片

图1.中小企业面对工业软件的三大门槛


第一大门槛是缺乏资金。很多工业软件的价格高达数十万元,甚至数百万元,中小企业很难拿出如此量级的资金去购买工业软件。 


第二大门槛是缺乏技术。工业软件的应用需要掌握较深的理论知识和应用经验,中小企业缺乏工业软件相关的技术,应用软件难度大。 


第三大门槛是缺乏人才。中小企业的科技人员相对来说比较少,并且还要身兼数职,堪比超人。但正是因为超人,他们实际上无法聚焦于一件事情,没有明确的分工。而工业软件的深度应用恰恰需要聚焦,对于中小企业的工程师来说很难做到。 


工业软件上云另有三大门槛 


终于,我们到了云时代。在云时代,工业软件上云,可以实现云上按需使用、按次收费,大大降低了采购门槛。原以为中小企业和工业软件的蜜月来了。但是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在实施的时候却遇上新问题:工业软件上云之后却无人问津。仔细研究,我们发现,工业软件上云另有三大门槛(图2)。


图片


图2.工业软件上云的三大门槛 


第一大门槛是价值认知缺乏。如前文所讲,工业软件和中小企业是老死不相往来,所以工业软件普及性差,中小企业甚至不知道某款软件的存在,更不用提应用了。 


第二大门槛是技术门槛高。对中小企业来说,在线下应用都有技术难度,凭什么在线上就能用好呢?其实,软件赤膊上线,更加无法用好。 


第三大门槛是知识产权困局。软件不同于硬件。硬件必须购买才能使用,比如手机和计算机,山寨版再低端,也必须购买才能获得。但是软件不同,可以通过破解无偿获得。如果可以无成本获得一款软件的话,那把它放在云上,低价叫卖订阅服务,别人为什么会买账呢?结果很尴尬,工业软件上云无人问津。 


看到没,当工业软件想放低身段,躬身入局的时候,中小企业却如吃瓜群众,冷眼旁观。所以,事情似乎不是这么简单,直白地跨越围栏,并不能拉近距离。


遇到解决不了的矛盾,摸黑向前,也许不如退而结网。回到原点,审视问题的本质,也许会有新发现,拿出来的方案也许才具有穿透性。 


云时代的工业特征 


今天既然被定义为云时代,那必是个新时代。这个新时代,与传统时代不仅是技术的差别。 


云时代的工业有一大特征——产品经济转型为服务经济。服务经济有两大特征,一个是技术服务化,另一个是服务开放化,如图3所示。 


图片


图3.工业软件的技术服务化和服务开放化 


第一个特征是技术服务化。过去,我们直接销售产品,而在云时代,产品是服务的载体。说到服务经济,你一定会想到服务型制造。服务型制造的一个典型案例是发动机由卖改租。过去航空发动机制造出来卖给飞机公司,现在直接挂到飞机上来销售机时,飞一小时,收一小时的钱。发动机公司直接进行维护,无需航空公司维护。这种租赁方式结算下来,飞机公司、航空公司和发动机公司反而都更赚钱。软件也可以采用这种思路,放在云上弹性租赁,硬件也是,软硬件可以配套租赁。 


其实,在云时代,软硬件相比发动机这样的工业品,更适合技术服务化。经济发展,人收入越来越高。靠人服务,边际成本只会越来越高,这就是所谓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成因。用人服务,每增加一次服务,就增加一份成本。一旦将技术服务化,用技术来替代人,那边际成本为零。服务增加一次,但成本并不等比例增加,甚至就不增加。


第二个特征是服务开放化。过去为软件提供服务的人是开发商自己,或者开发商的代理商。这种方式对大企业来说比较友好,因为大企业支付能力强,对服务购买的愿望比较高。开发商可以直接收取服务费,或者把服务费归入产品报价中。不过这种模式很难直接推广到中小企业,开发商甚至不愿意卖软件给中小企业。提供软件没问题,不增加额外成本,但软件配套的技术服务,却是一项不划算的买卖。对多数中小企业来讲,没有服务,软件肯定用不起来。如果要求提供服务,那将是一件尴尬的事儿。中小企业的技术能力相对较低,所以对相同的软件,服务要求反而更高,服务成本大于大企业,而中小企业的支付能力恰恰不高。因此,过去,中小企业群体基本上是不被开发商待见的。


云时代,服务可以开放化,可以由全社会技术专家提供服务。每个人都可能是服务提供者,每个人都可能是服务的受益者。过去,在开发商处购买的产品,如果开发商的服务人员的专业与购买方专业接近,可以提供具有行业化、知识化等专业属性的服务。但如果专业差距比较大,只能提供常规的软件应用服务,很难提供专业化服务。服务开放化后,企业总可以最低成本找到对公司特别了解的服务者,他们提供的服务可能比软件公司更专业,更精准。 


工业软件上云新时空 


因此,工业软件和中小企业亲密接触的方案,既不是工业软件放低身段,委身中小企业,也不是中小企业踮起脚尖,高攀工业软件。而是通过工业云开辟一个新时空,中小企业、工业软件和社会化服务者三方通过不同的时空门进入其中,达到水乳交融的境界,如图4所示。


图片


图4.工业软件云上新时空 


这个新时空,就是工业软件云生态。这里不仅有按需使用的服务化的技术,也有向全社会开放的精准对接的服务者。技术服务化是工业软件进入新时空的时空门,服务开放化则是社会服务者进入新时空的时空门,而这“两化”带来的工业软件生态化,则是中小企业进入新时空的时空门。


本文转载自PLM之神

Copyright©2018-2022 www.qizsof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奇正科技(厦门)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备案号:闽ICP备05021918号-1
服务热线 0592-2208610
点击QQ咨询
微信客服扫一扫 微信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