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正科技_ADOBE福建的唯一授权金牌经销商_微软公司的核心经销商_autodesk的福建区核心经销商_COREL福建省独家经销商_Unity福建授权技术服务商_金山公司(WPS)福建金牌经销商_PTC核心经销商_Altium福建核心经销商

中国工业软件是神还是妖?

奇正资讯 > 行业新闻 更新时间:2022/6/23

这两年,中国工业软件赶上了大日子,所有的聚光灯都汇聚过来。悲天悯人者有之,涂脂抹粉者有之,恨铁不钢者有之。一时间,中国工业软件似乎非神即妖,总之不是凡间物。


其实,把工业软件放到中国工业发展历史的大坐标中来看,会发现中国工业软件其实也不过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MADE IN CHINA的工业品。中国工业软件与其他工业品一样,不仅具有相似的特征,也符合这个国家、社会和文化所赋予的属性。其发展规律和成长的烦恼也与其他工业品相似,转型过程的痛点、矛盾和纠结也大体相同。 


中国现代工业发展历程

改革开放以前,中国多数工业品都是自主创新和自力更生的,大到两弹一星、解放牌汽车,小到永久自行车、上海牌手表。这些产品虽谈不上全球先进,但确实是自主研发和制造的。 


改革开放以后,全球技术产品进入中国,除了严格被卡脖子的领域,多数行业的产品功能和性能看似在飞速提升,原产地在中国的多数都依托于逆向工程,市场换技术是当时的一大重要策略。本过程一方面提升了中国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,另一方面却降低了国人的自主研发能力、意愿和勇气,“中国制造”和“世界工厂”成为那时候的专有名词,“山寨”一词是高热词汇。 


改革开放30年后,蓦然回首,我们发现这个国家已经成为制造大国而非制造强国,既有傲娇之情,又有怠惰之相,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逐步成为社会强音。2015年,工业4.0的旋律在全球响起的时候,借助新科技实现换道超车成为中国工业界的共识,电动汽车被视为典范。此时,中国多家企业、多种工业品,以及引以为傲的互联网产业在新赛道上开始一日千里。 


2019年中国人均GDP达到1万美金,中国进入中等收入国家的同时,半只脚也踩到中等收入陷阱边缘。国际打压犹如洪水猛兽,狂轰乱炸,“卡脖子”一词就此流行,一种强烈的危机感笼罩全国。中国创造、正向设计和转型升级不再是呼声,成为中国工业活下去的刚需。 


这段中国工业历史,多数有点年岁的人都不陌生且有共鸣。其实,工业软件的历史与以上过程基本一致。 


中国工业软件发展历程

CAE软件是工业软件产业中最早出现的物种,大约在1970年代开始在欧美兴起。中国最早且有影响力的完全自主研发的CAE软件HAJIF也是在1970年代产生。国际上第一个CAD软件AutoCAD出现在八十年代初,国内唐荣锡教授的团队也是在同期开始发展国产的CAD软件。也就是说,在改革开放之前(或刚开始),中国工业软件几乎与国际软件同时发力,各有千秋,难分仲伯。这是不是像极了改革开放以前的两弹一星、解放牌汽车、上海手表这些完全国产的工业品? 



改革开放以后,全球工业软件全面进入中国。30年间,中国工业界逐步放弃了国产工业软件,国际软件几乎独霸了中国市场。我们看似有更好的工业软件可用,但自主研发能力、意愿和勇气也消失殆尽。其他工业品的“山寨”一词,在工业软件换成了“盗版”——一种更狠的山寨,利用了软件的一大特性——复制无成本、功能不降低、质量不下降。这是不是像极了改革开放后的其他工业产业和产品?但拜托“世界工厂”的身份,我国的制造类软件MES却毫不逊色于国际。 


2015年,响彻全国的工业4.0旋律似乎也惊醒了中国工业软件产业。工业软件界也将换道超车作为咸鱼翻身的策略,工业互联网和工业APP被认为是中国工业软件的突破口。多个工业软件企业开始发力、布局并崭露头角。这是不是和其他产业和工业品高度相似? 


2019年,工业软件“卡脖子”成为高热词,犹如温水中泼进一瓢开水,青蛙一下子跳离,在锅边喘着粗气,惊魂未定。这与芯片为代表的高科技工业品是不是也很像? 


这一系列的“相似”和“像极”,其实是想说明一件事:工业软件并不特别,也不神秘,其实就是中国众多工业品的普通一员,MADE IN CHINA的典型代表。坊间有种“中国工业软件失去三十年“的说法,我认为是缺乏依据的。很明显,中国工业发展是收获的三十年,与中国工业同频共振的工业软件,也应该是类似的评价。 


中国工业软件发展有多难

之所以忆苦思甜,既不是哀怨过去,也不是无畏未来,而是力图客观正确认识中国工业软件,既不敬之为神话,也不贬之为妖孽,终究是为了准确回答下面这个高频问题:发展自主工业软件有多难?既然中国工业软件与中国工业品的特征并无大的差异,那他们当下和未来发展和进化路线应该具有相似性,中国工业品的成功路径便具有参考意义。


首先,一个国家对工业软件的需求与其工业水平相匹配,所以工业软件的水平也会与总体工业水平相当,没有人会做出超越需求的产品。 


其次,我国工业软件与国际水平的差距,和其他工业品与国际水平的差距相当,所以追赶的难度也相当。其实,我国工业软件与国际软件的差距水平并不取决于工业软件本身,而是取决于工业本身的差距。所以,脱离国家工业发展水平谈工业软件发展水平没有意义,就像是脱离市场需求谈软件功能一样没意义。 


再次,不要妄自菲薄,夸大难度,将其视为洪水猛兽,如果你对其他工业品突破卡脖子困局有信心的话。 


最后,不要妄自尊大,无端藐视,将其视为小菜一碟,如果你对“芯片”和“光刻机”的自主研发仍然怀有敬畏之心的话。


作者:田锋 

来源:踏雪当歌


Copyright©2018-2022 www.qizsof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奇正科技(厦门)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备案号:闽ICP备05021918号-1
服务热线 0592-2208610
点击QQ咨询
微信客服扫一扫 微信客服